山羊菌

all叶修赛高~all主角。脑洞略大手略残…
不接受所有非主角受的cp哟~

沉迷刀男

开个记录贴

纪念三花刀及以上出现

2017.5.5 深夜十一点半下了刀男

  5.6 中午一点半 出了爷爷

  5.6 不知什么时候 出了次郎

  5.6 晚上十点半 出了太郎

  5.7 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 出了一期一振

  5.7 下午六点 出了和泉守兼定

以上都是锻出来的。

捞刀

  5.6  烛台切光忠    山伏国广

  5.7 晚上七点 大俱利伽罗

5.8 晚上12点 卸载刀男

5.11晚上11点半又下了刀男,因为数珠丸限锻_(:з」∠)_

5.12早上八点二十 出了石切丸。我只想说,5665真的出奇迹啊!

5.19出了狮子王

5.20 晚上十一点半 江雪终于来见我了❤

5.23 早上九点 萤丸丸在5.4boss点到了我怀里~
          5.4不要让江雪带队……真的……十次有九次上了上面的沟…

7.3   新增刀刀:小狐丸,莺丸,蜻蛉切,髭切,膝丸,御手杵。

       进度:(50/63)

叶不修十九岁啦~~  =3=

一如既往的爱你mia!

愿我有生之年,得以见你君临天下。


占位

现在才八月末啊233333


为天津祈福

这几天都在吃药,所以没资格捐血……


这不是天灾,是人祸。


天灾没办法,人祸却完全可以避免。


吃一堑,长一智。


希望所有,所有人都可以引以为戒。


以后再也不想看到类似的消息了。


跳0+地铁play (周韩叶)

  叶不修生日快乐!!!!!

  愿你不败!

。。。。。。。。。。。。。。。。。。。。。。。。。。。。。。。。。

 下午五点,正是下班的高峰期。特别是被当成出行首选的地铁更是拥挤不堪。

 众所周知,如非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在下午五点搭地铁2号线!!!

“叮咚~列车即将靠站,请上车的乘客准备。。。。”甜美的提示声响起,挤在站台的人们纷纷站好位置准备上车。刚下班的疲累让他们无暇顾及周围的一切,因而错失了一个难得的机会。

“啊,列车到站了噢,准备好了吗。。。可不能反悔哦。”

“。。。嗯。”

“幼稚。”

“呵,那上车吧。”

今天是五月二十九日,叶修早在三天前就从杭州飞回帝都。却在昨天接到轮回和霸图的电话,主体是同一个:咱家队长去找你了,求你行行好陪两天吧。

叶修望望天,又望望忙成狗的叶秋,点头了。

不过,既然来了,总要收礼物的是吧。叶修眯眯眼,不顾叶秋的哀叫,把他拖进了一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成人用品店。

五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正好同一时间下机的周泽楷和韩文清不仅看到了对方,还在机场大门口看到笑眯眯的叶修和臭着一张脸的的叶秋。接到人的叶修无视自家弟弟恨恨的眼神,挥挥爪子表示今年的生日就和两人在别苑过了,干脆利落地回了别苑。

“那个小周老韩,你们这个时间来找我,是想给我过生日的对吧?”

 得到两人点头,叶修笑得更开心。

“那明天全听我的,没问题吧?”

相比于周泽楷干脆的点头,韩文清看着叶修‘灿烂’的笑。。。。。。沉默了。

“老韩。”

“嗯。”

“前两个月。。。”

 “我答应。”

“很好。”

叶修笑脸不变,转身回房,顺手指点了两个客房给他们休息。

“今晚早点睡噢,明天我们,出去玩。”

“晚安。”

“。。。。。。”周泽楷和韩文清互看一眼,各自回房睡觉。

早上八点,叶修从半夜三点摸上床的叶秋怀里醒来,吻了一个后,起床梳洗。叶秋躺在床上看他换衣服。

“混账哥哥,玩得开心。还有,早点回来。“

叶修又吻了他一下,出房间。

”为那两个人,意思意思的点根蜡烛咯。”叶秋用手捂住眼睛,翻了个身继续补眠。

叶修心情很好,打开房门,把事先准备好的衣服放在两个人床前,到厨房开始做早餐。十分钟后,两人出房门,按照平时的习惯在餐桌前坐好。

叶修把一份单独放在一边给叶秋,示意两人多吃点。

"。。。。。。"两人沉默,今天的早餐。。。热量偏高啊。

。。。上一次叶修做高热量的早餐,那天的运动量。。。略大啊。。。

于是两人果断开始往嘴里塞食物。

叶修就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俩吃,心里不停的盘算,最后下好决定。

“今天帝都太热了,游乐园是指望不上了。刚好最近有新上的电影,票我已经定好了,时间的话现在出发也差不多了,走起?”

“走吧。”“嗯O(∩_∩)O”

他们趁着早晨那还算舒适的气温出门,叶修出于某些原因,订的是二楼的包厢,包厢们由走廊连成一排,尽头就是洗手间。

早上的电影一般都是些小清新们爱看的文艺片,三个大男人都不是看这种片子的人,不过周韩二人也很安静地陪着叶修看,没有一点的不耐烦。

这次的片子意外的长,看完都快两点了。

叶修又带着他们去了一间颇有情调的餐厅吃了一顿,点的也是偏高热量的食物。然后……就拉着他们,开始逛商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日的原因,韩文清总觉得今天的叶修很……不对劲。

对,就是不对劲。今天的他,太兴奋了。叶修是谁,是堪称荣耀第一宅,平时连出门买包烟都懒得去,一年四季身上都是淘宝款的超。标准。宅男。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今天不仅主动做好了早餐,出来看了平时根本不会去看电影,现在竟然还要买衣服?

韩文清看着正给周泽楷搭配衣服的叶修,眉头越皱越紧。
 叶修一回头看到他的脸,顿时就乐了。

“我说老韩,咱们出门可是绝对带够了钱了,就不用……嗯哼。”

韩文清顺着他的示意转过头,一眼就看到……各种各样的,发旋和,额,钱包。

后面的服务员小姐整整齐齐地站成一排,腰身折成标准的九十度,双手颤抖着直直向前伸,根本就不敢抬头了。

“………………”这是韩文清。

“噗……哼咳………”这是想笑又硬憋着的叶修。

“………………?”这是刚从更衣室出来,不明所以的周泽楷。

“咳,那个抱歉,我们还要再看一下,嗯,自己看就好,有需要的话,我会叫你们的。嗯,先下去吧。老韩!来试试这套!”

韩文清扫了一眼还在抖的服务员们,拿过叶修随手扯的衣服进了更衣室。

还别说,虽说是随手一扯,但是这衣服还是……嗯,挺符合韩文清的,气质的。

他出来时叶修一看,差点没连他也一起给跪下了,赶紧把挑好的衣服连着他一起推回了更衣室。

就这样走走停停逛到了近五点,每个人都买了两三套衣服后,叶修扫了一眼手表,嘴角一挑,拉着两人拐进了三楼的vip洗手间。

因为是贵宾级的,里面很宽敞,叶修把两人推进同一个隔间,笑眯眯地说:“那么两位,脱吧。”

叶修笑眯眯的,从包里掏出了。。。两个自带固定器的无线跳蛋。



韩文清脸黑的很彻底,而周泽楷则是连耳朵都红透了,期期艾艾地偷看叶修一眼,又飞快地移开。再偷瞄一下。。。

“前辈。。。这个。。。?”

“说好的今天都听我的。”

“胡闹!”

“老韩啊,两个月前。。。”

“。。。幼稚!“

“嘿~这个。。。”叶修又把东西往前递了递,

”是扣在前面的,刚不是买了套过屁股的衣服吗,就换那套。嗯,然后。。。“

”叶修凑近两人,用气音说:

“我们。。。搭地铁回去,安~全到家后,有~奖~励~哦~”

他故意在他们眼前咬咬下唇,把唇润的红红的,格外惑人。


“。。。。。。好。”

崩坏 (乔叶)

更完这次大概就要到生日那天了……

………没关系我那天会双更!

其中一发粗长!!

……虽然估计没灰姑娘长………

_(:з」∠)_  你们不要放弃我!(哭着尔康手)

………………………………………………………

叶修失踪了。

在从蓝雨回兴欣的途中。

只是短短半个小时,人就没了。

众人知道这个消息后都炸了。

无数人疯狂的到处找他。

霸图,轮回,微草,兴欣,义斩更是直接飞过来进行大规模搜索。

喻文州疲惫不堪,他已经很久没睡觉了。

他一直,一直在打探各种信息,做各种假设。计算各种可能性。

叶修是自己躲起来了吗? 不对,他才刚跟自己确定了关系…

叶修只是出去一阵子? 可是已经一周了连一丁点消息都没有!

喻文州深深的把脸埋进手心,颤抖地吐出一口气。

叶修,叶修你到底在哪里…?!

其实连叶修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走着走着突然就失去意识,醒来就换了个地方了。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气息,陌生的一切。

还有不陌生的人。

【咔嚓】 开锁的声音。

叶修督了一眼挂钟,又到十二点半了……吗。

“前辈。”温润的声音伴着食物的香气传来。

出现在叶修眼前的是褪去了稚嫩的乔一帆。

叶修靠在床头看他,一声不吭。

乔一凡眼底划过一道暗光,随即若无其事地放下了餐盘。

“前辈,今天是蛋花肉末粥噢。很好喝的,来。”

叶修嗤笑出声,晃晃左腿,牵引得锁在其上的锁链哗哗作响。

“我说一帆,连吃一个星期的粥哥可受不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回去?怎么说哥也没有和你有多大仇啊?”

乔一凡看着他,什么也不说,朝他慢慢走过去,在叶修感觉到不对下意识想退后之际一把抓住他的脚踝。慢慢的,慢慢的,把他拉到身下。

乔一凡已经长大了,他已经不是那个十几岁的孩子。叶修现在只到他的耳际,长期坚持的锻炼让乔一凡拥有漂亮的腹肌和人鱼线,当然不怕常年坐在电脑前,连出去买包烟都不想动的叶修反抗。

叶修本能地感到危险的,不仅是因为自己被压的动弹不得,还因为他感觉有什么东西顶在他的小腹上……

作为一个奔三的男人,他当然知道那代表了什么。可令他掀桌的是……他又不是妹子!一帆那孩子是穿越了么?!(╯‵□′)╯ ┻━┻

“喂一帆!这玩笑开大了啊,哥可是会不高兴的啊!”

明明半个月前一帆还拿着妹子的照片说是正准备追的对象,就以前的表现一帆都是笔直笔直的一颗

小树啊!!

乔一凡眼底晦暗不明,深深地看着在身下挣扎的叶修,感受着因为他无自觉的扭动而产生的丝丝快感。

他决定不等了,已经等不下去了。

他给过他时间的,这么久的潜移默化,那么久的准备时间。

他知道前辈不是直的,甚至可以说有个后宫团。

所以,他一直以为他有机会的!

可是,他都明示暗示了这么多次了么,为什么前辈总是无视呢?

十二天前,他做了最后的努力的。他把一张在街上偶遇的,总感觉有些像前辈的女孩的照片摆在前辈的面前,郑重地对前辈表示他想追求这个人。

他想在前辈的眼里看到哪怕一丝的不愿或者迷茫。只要最轻微的一小丝就好了,只要让我看到一丁点希望,我就能继续坚持下去。

可是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前辈愣了一下之后,是全然的鼓励和满满的欣慰!!

第一次,乔一凡开始恨叶修的眼睛,那双永远都传递着正能量的眸!第一次希望他的眸可以为我沾染上黑暗,就像是……神的堕落!

可是还不行,乔一凡抱紧自己说。还缺少一个机会,缺少一个,可以瞒过所有人的机会。准备,准备在机会到来前准备得更充分。

要在一年前,在前辈接受了黄少天和周泽楷时,乔一凡就开始滋生疯狂的想法,想让前辈只看到自己,想让前辈断绝一切关系,想无时无刻看到前辈,想……叶修的世界只有他!

乔一凡看着底下终于挣扎累了的叶修,慢慢的裂开笑容,俯下身。

“前辈……叶修,我抓到你了。”

我抓到你了。

灰姑娘 (双花叶) 一发完结

久没回来了,离高考就只剩15天咯…不过叶神生日

就快到了…冒死也要上啊!!(๑•̀ㅂ•́)و✧

  

我记得这是点文之一啊(心虚)

………………………放文…………………………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贵族家庭‘叶’。

  叶家有‘女’初长成,年方二八名‘叶修’。他有倾国(chao)倾城(feng)的容貌, 有苗(xu)条(pan)的身段,以及能说会道的嘴。在方圆十里家喻户晓。

  有一天,叶伯爵突然领着个艳丽的女子以及两个看不清脸的人回来对叶修说:
"亲爱的女儿哟,你的母亲已经离我们而去这么多年了,为了你的健康成长,我为你找了一个新妈妈,而且新妈妈还带来了两个姐姐哦,这样你就不会觉得孤单啦!"

 
叶修臭着一张脸,扯着裙子嘴角抽抽:

"臭老头,说了多少遍了,哥不是你女儿。还有,哥!是!男!的!!  不要给我塞裙子了啊魂淡!快点把哥自己买的裤子还给我!"

叶伯爵像往常一样选择性的忽略了他的话,转头笑
眯眯地对新夫人说:

"啊哈哈,修儿这是害羞呢。这种别扭的性格真不知道是像谁呢,真是……"

“噗!”

一声来不及捂住的喷笑声从伯爵后面传来        

“修儿……修……儿……噗!!!”较矮的那个‘新姐姐’靠着
另一个的肩膀,憋笑憋得浑身发抖。

“+++……这声音……呵呵” 叶修向前走了两步,终于
看清了逆光站着的两人。

“哟,原来是张!姐!姐!和孙!姐!姐!啊。身上的裙!子!真是够!华!丽!的呢!”

张佳乐闻言一僵,刚想反射性的炸毛,然后一回身
看到叶修那标准的嘲讽脸搭配着的装束,脸立刻变
得通红,憋的。

“你的也不差啊修!儿!这层层叠叠的蕾!丝!真是好!适!合!你!噢!超可!爱的呢!”

孙哲平看着他俩摇摇头“这逼撕的。”

和穿着超华丽淑女裙的张佳乐不同,孙哲平身上的
衣服就像是中性偏男性的裤装在后腰上意思意思
地加了半截裙摆。不过单就是那头比平时的平头
长不少的短发本身也够违和的了……눈_눈

他摸摸头上礼帽的帽檐,仔细地打量了叶修两
遍,唇角挑起一抹笑:"不过叶修,一旦接受了这个设
定,你看起来还是挺好看的嘛。很可爱呢,说真
的。"

叶修膝盖因为是呆在家里,被塞的裙子也比较休
闲。因为是在夏天,裙子以白色为底,在不同部位
点缀各种蓝色的蕾丝轻纱。裙摆只到膝间,露出了
笔直的小腿和白嫩的足。叶修嫌天气热不想穿
鞋,黑色的地毯毛茸茸的半埋着他的脚,更衬的它
白皙。

“孙哲平你大爷的。”叶修直接转身走人,眼不见为
净。

就这样,双花在叶家住了一周,每天都重复着‘张佳
乐找茬→叶修反击→张佳乐炸毛→孙哲平看两人
撕逼 ’ 到了第八天,他们不知怎的就不见了。

“私奔去了吧”叶修恶意的想。

又过了两天,叶伯爵把叶修叫到跟前:"亲爱的女
儿,今晚王宫要举行盛大的舞会为王子挑选新娘。
你也到年龄了,我特意让你仙女姑姑给你准备
了礼服……"

叶修一脸别扭的拽拽只到大腿中部的黑色短
裙:“臭老头说了八百遍了哥是男的男的哥绝对不
去那个什么坑爹的舞会……”

话还没说完,叶伯爵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抽出一套衣
服:"是裤子噢。"

他把衣服往 叶修面前递了递。

“裤子噢。”

“只要你去了这次舞会,以后我就不逼你穿裙子了噢。”  他又把衣服举到眼前晃了晃。“说到做到噢。”

       “……你赢了。”

晚上七点,叶修提前到场。他要找个可以让他安安
静静,不受打扰,可以完全当个透明人度过这三晚
的角落。

“诶这里不错。”

在舞池的东南角,有个被重重帷幔包围起来的小角
落。不知道为什么离其它的休息区有些距离。里
面只有一条又大又柔软的长沙发和两张小茶几。

【睡觉的好地方。】他想。

他看准地方后,又回到叶伯爵身边。"啧,还要陪应
酬什么鬼……说了哥是男的啊,你们这群人眼睛都
瞎了吗!"

八点到九点,叶修跟着叶伯爵到处转,脸都笑僵了。
【一切为了回去,一切为了回去…】叶修想起下午
出现在他床上的纸条

【想回现实,一切听从叶伯爵安排。】我忍…!!!

九点整,舞会正式开始,伯爵一脸如沐春风地放叶
修自由活动。

叶修长出了一口气,按原先计划弄了满满一碟小点心偷偷猫到角落里。坐在沙发上靠着抱枕,吃吃点心,喝喝果汁,透过帷幔间的缝隙看舞池间的衣香鬓影。

【一直转圈圈不晕吗?】

角落里浮动着一种很平淡的香味,比起舞场中心那
浓郁的芳香更得叶修喜欢。

【真舒服啊。】

吃饱喝足的叶修半躺在沙发上想,想着想着他就睡过去了。

小角落一时间安静下来,就在这时。

“我就说他一定会选这里的吧。”

沙发不远处的帷幔突然被拉开。原来那边墙上竟有一扇不起眼的木门。

“这香可真好用。”

出现的人赫然是‘失踪’的张佳乐和孙哲平。两人穿着简单的衬衫加长裤,但那精细的面料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张佳乐打了个响指,面前立刻出现了一个侍者。

“大殿下,二殿下。”

“把香撤走。”

“是。”

两人一人一边坐在叶修左右,孙哲平挑挑叶修的下巴

“这次也挺好看的。”

叶修穿着棕色带白条纹小礼服,裤子只到膝盖,一双高筒靴包裹着小腿,头上斜斜地别着一顶同色系的小礼帽,衬得发色越发黑,肤色越发白。

张佳乐也挑起他的发丝揉了揉。
“叶不修不嘲讽时是挺可爱的,可是一醒来……”
他一脸吃shǐ的表情。

“你不是挺爱和他抬杠引他注意的吗?”
孙哲平嗤笑一声,毫不留情地揭他老底。

“说的好像你不在意似的。”
张佳乐一改在叶修面前容易炸毛的个性,只挑挑眉。

“嘛,我们两个,半斤八两吧。”

他们把叶修打横,一个抱头,一个抱腰。张佳乐先用鼻子轻蹭两下子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堵住了肖想已久的唇,辗转反侧,把舌尖吸过来就是一顿猛吮。

孙哲平则是挑开了他的上衣,顺着颈椎一路舔吻上去,一节一节细细地舔,时不时轻咬一下。

“嗯……唔……”
可能是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叶修微微有些挣扎,却被两人按的死死的。

“难得看见老叶这幅样子呢。”
张佳乐总算放他呼吸,盯着他微微喘息的,被他蹂躏得红艳水润的唇,低笑出声。

“嗯。”
这时孙哲平已经吻到后颈的位置。他张口咬住那一小块肌肤用舌头用力舔刷,没两下就把那一小块地方刷出一片粉色。

突然,叶修更加用力地挣扎起来,他皱着眉使劲扭动身子,似乎想摆脱两人的控制。张佳乐猝不及防被撞了一下下巴,差点把自己舌头给吃了。

“不……不!……嗯!!”
孙哲平看到他剧烈的反应,也是愣了一愣。放开了他的后颈抬起了头。叶修的挣扎立刻小了下去,只余下微微的颤抖。

“看来,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弱点呢…”
孙哲平笑了,用指甲往他的后颈轻轻一刮,果然又得到了一下剧烈的反应。
张佳乐捂着嘴巴含糊不清
“怪不得平时那么防范别人背后袭击……呵。”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掏出怀表看了看。

“时间快到了……”
“没事,日子,还长着呢……”

午夜十二点,宫外广场的大钟敲响,叶修醒了过来。

“嗯?钟声……睡到了十二点?”

他从沙发上坐起来,睡眼惺忪地环顾一下四周,还是之前的样子。但是透过缝隙可以看到中心舞池里好像少了挺多人,年纪较大的都不见了踪影。

叶修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又伸了个懒腰。
“一不小心睡的太晚了,嗯~!这时候老头估计都回去了吧……”
他边自言自语边在舞池外围晃了一圈。果然没有找到叶伯爵。

他耸耸肩,毫不犹豫地出了宫门,踏上专门留下来等他的叶家马车,回去继续睡!!

第二天晚上,叶修依旧像前一晚一样,偷猫起来,吃饱喝足,闻着香味睡着,在梦中被人吃尽豆腐。十二点被钟声惊醒,回叶家继续睡。

“总觉得嘴角有点肿肿的……上火了吗?”
他摸摸唇瓣,皱眉。不过因为感觉不痛又不痒,也没去管它,只是叫女仆弄了点菊花茶喝败败火。

第三天,夜晚终于降临。叶修对着镜子最后整理一下仪容。
“终于到最后一晚了,就是有点可惜……点心还不错。”

叶伯爵是个守信用的人,今晚叶修的装束是长裤对马丁靴,只是在后腰处还有一小截裙摆。

“明天就不用去坑爹的舞会了……终于可以出去逛逛了……”
天知道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根本没出去过好吗?一个大男人穿裙子出街人干事!

到了宫里,叶修一改之前能避就避的作风,发挥在现实大家族培养出来的绅士风度。很快身边就聚集了一群争奇斗艳的淑女,人群中时不时爆发出阵阵娇笑。

叶修游刃有余地周旋在人群之中,含笑与每一个人交谈。很快就有人开始向其他人打探他的事。

“好温柔,之前怎么没印象,是第一次到场么?”

“啊啊,真是令人心痒的气质,好像被他抱在怀里……”

九点,叶修礼貌地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请,微笑着推脱。

“肚子,稍微有些饿了。”他俏皮地眨眨眼。
“请允许我去一下休息区。”

众人尽管有些不舍,但也从善如流地让开了路。

叶修走向餐桌,随意的拿了一杯‘果汁’轻啜。伸向食物的手却在中途被人握住了。

“亲爱的叶,可以和我跳一支舞么?”
是刚才认识的贵族之一,天蓝色的眸里盛满了深情,拉着他的手正要落下一吻。

“当然……不行。”

身后有人拉着叶修另一只手往后一扯,叶修被迫转身扑在来人的怀里。
孙哲平挑挑眉,“放开。”

贵族一怔,余光看到更后面的张佳乐,只好耸耸肩,鞠了一躬退下了。

叶修还没回过神,就被孙哲平和张佳乐轮流拉着跳了一支舞,又迷迷糊糊地被两人牵到国王面前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似乎……哪里不对?”他想。

两人看叶修的眼中偷着困惑,对视一眼,吻一左一右落在叶修脸上。

“等我去找你。”叶修只来得及听到这句话,下一秒就陷入黑暗之中。

完啦!!!(撒花撒花……)

我粗长惹!!!(骄傲挺胸!) 

说了我不会坑的吧!(๑•̀ㅂ•́)و✧

不过谁能教我怎么排版……要被折腾死了……(哭晕在厕所。)_(:з」∠)_

第一次写这么长的短文

希望你们看的愉快           ✧(≖ ◡ ≖✿)

还有就是…求关注!!!    /(ㄒoㄒ)/~~

表示无压力!生贺早就码了三篇(bushi)

作为一只高三狗我也是拼了(shenmegui)

150点文

话不多说٩(๑òωó๑)۶先到先得

首杀点CP二杀点梗

话说真不想开啊٩(๑òωó๑)۶

可能要很晚兑现

毕竟上一次还没搞